面對一個沈迷游戲的孩子 是怪游戲還是怪孩子?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中國青年報 作者: 編輯:李娜 2021-09-27 09:31:58

內容提要:8月30日,國家新聞出版署發布《關於進一步嚴格管理切實防止未成年人沈迷網絡游戲的通知》。正如通知中所寫:積極引導家庭、學校等社會各方面營造有利於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的良好環境,依法履行未成年人監護職責。

錯位的家庭關系正把孩子推入游戲旋渦

面對一個沈迷游戲無法自拔的孩子,是怪游戲,還是怪孩子?

答案或許都不是。

2019年,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兒童研究所所長孫宏艷曾帶著團隊做過一項調研,希望能從行為特征上篩選出沈迷游戲的孩子。調研面向1萬多名未成年人,問卷選用了八大問題,如“是否閑著就想上網”“只能玩一小時,但是否控制得住自己”“玩游戲是否會影響睡眠”……

孫宏艷的團隊通過調研發現,在民主型的家庭環境下,孩子沈迷游戲的比例為1.7%,專制型家庭的孩子沈迷游戲的比例為9.7%,而放任不管型的家庭,這一數據比例則高達了11.7%。

“游戲沈迷的問題實際上是生活問題的網絡化。”孫宏艷認為,如果孩子沈迷游戲,那家長更應該反觀孩子的生活上出現了什麼問題,而不是一味地去責備孩子。

家長只充20元話費,孩子當全班面摔手機

在一家工讀學校任教多年的金明(化名)曾親眼目睹了太多分裂的“游戲家庭”。

就在金明的課堂上,曾爆發過一場因游戲費用而產生的劇烈家庭衝突:為了限制孩子玩游戲,父親每個月只給孩子的手機充20元話費。兩代人言語之間發生摩擦,當著全班的面,父親和孩子吵了起來。孩子把手機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並對著父親大聲嘶吼,當場所有人都被嚇著了。

有一次,一名學生的媽媽在電話裡向金明哭訴:孩子抱著手機玩游戲,晚上不睡覺,早上睡不醒。在話筒的另一側,不時傳來摔東西的“?當”聲,“吵得很凶”。

當金明見到玩游戲的這個孩子:臉色慘白,高高的個子,瘦得皮包骨,“突然覺得挺可憐的”。他能感受到家長的痛心:無論說什麼,都走不進孩子的大腦,“叫不醒他了”。

金明分析原因,孩子在青春期需要自我認同——他在網絡中享受到了榮耀,而在現實生活中這一塊是缺失的。於是,孩子就逃到網絡世界裡了。

多年來,孩子和大人在游戲上的抗爭從未停止過。

金明做過班主任,曾讓孩子把手機都交上來。有的孩子把手機藏起來,交上一個仿真模型手機,晚上睡覺時總想著要玩游戲,“不玩就很難受,心裡就像是‘吸毒’一樣,六神無主,上課完全沒辦法集中,整個人都很渙散。”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青少年工作系副教授、青少年健康研究中心主任周華珍曾主持過一項研究,並發布了《青少年成癮行為調研報告—基於2017/2018青少年健康行為網絡問卷調查數據分析》。這項研究顯示,有18%的青少年玩電子網絡游戲超過“4-5小時”。她進一步解釋,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判斷標准,通常認為,每周玩游戲超過5天、每天超過5小時就很可能成癮。

在孫宏艷看來,孩子沈迷游戲,“板子”不能只打在游戲和孩子身上,更深層的原因是家長忽略了良好親子關系的建立。

孫宏艷曾和一個網癮矯治機構的孩子溝通。她問孩子:游戲玩了多久纔被家長送進來的?孩子回答:中考結束後,玩了一個暑假。她接著問孩子,之前玩嗎?孩子搖搖頭。後來孫宏艷纔知道,家長管不住孩子,覺得孩子玩游戲的時間太長了,就直接把孩子送到了網癮矯治機構。

“防止未成年人沈迷游戲,不應該僅僅依靠技術,家庭的力量也需要被關注。”孫宏艷說。

每個沈迷游戲孩子背後都有家的故事

對於武漢的高三學生孫慶(化名)來說,他是被父母放棄的一個。

家裡有個聽話的弟弟,父母曾為打游戲的事情罵過他、打過他,也曾在上班前拔掉路由器。一天凌晨3點左右,他爬起來打游戲,屏幕上的“戰場”不停閃動,耳機裡槍聲穿過耳膜。這一次他的“偽裝”被拆穿了:媽媽半夜去洗手間,發現了他臥室裡的電腦燈。他挨了一頓打。自從那一次衝突後,他繼續打著游戲,但也明顯感覺到父母開始把重心放在了弟弟身上,“放棄我了”。

沈迷游戲的孩子背後或多或少都有一個錯位的家庭故事。

金明發現,父母常年不在家,或者父母總會爆發爭吵的家庭更容易讓孩子沈迷游戲,“他們從家裡得不到溫暖,就轉而向游戲世界去尋找心理上的滿足。”他記得,曾有一個學生的父母在外做生意,每天晚上他就一個人在家點外賣,吃飯,玩游戲,“心裡沒有一個依托,孩子總覺得自己的世界是很冷清的。”

在食堂,金明還觀察到還有一個男孩子,吃飯就要了一碗大白米飯,打了一碗青菜,說好話求著窗口的阿姨多給一點菜湯,就著一點青菜葉子和菜湯,泡著米飯吃掉。張金遠遠地觀察了他好幾次,發現他把錢存下來,偷偷地買了一件游戲裝備。了解孩子的家庭背景後,他纔知道,原來孩子一直跟爺爺奶奶生活,媽媽很早就不在人世了,“其實看著也是蠻心酸的。”他慨嘆,“孩子沈迷游戲的一個原因是家庭愛的缺失”。

還有一個沈迷游戲的原因可能是孩子在家庭高壓下的逃離。金明記得曾有一個孩子,家裡父母都是高知分子,對他的要求很高,為了禁止他玩游戲,家長用暴力手段壓制他。最後孩子的叛逆心起來了,只要父母一壓制,就去爬陽臺窗戶。“這類孩子發現自己達不到父母的期望,就沈迷游戲了。”

游戲仿佛成為了問題孩子的避難處。但游戲暴露出的問題背後往往有著更深層次的心理問題、家庭問題。

中國社會心理學會理事、中國人民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韋慶旺認為,青少年沈迷於網絡游戲的原因大致有3個層次:第一層次是壓力管理與挫折應對下的反應;第二層次來源於自我概念與心理成長的誤區;第三層次則關系到時代發展與文化反哺中存在的問題。“解決游戲帶來的成長煩惱關鍵在於父母。父母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既需要科學謹慎,又要做到平和、包容和開放。”

北京師范大學心理健康與教育研究所所長邊玉芳曾通過大數據做過一次調研,發現親子關系親密度每增加10%,孩子的校園歸屬感可以增加約8%,網絡成癮問題可以降低約7%。“親子關系能夠有效降低孩子們的網絡成癮程度。”她建議,網絡是未來學習和生活必要的工具,網絡素養是未來孩子們最重要的素養之一,希望家庭、學校、企業、媒體能夠一起引導孩子們正確認知和使用網絡。

家庭裡也應建立游戲的“君子公約”

在此之前,處理孩子沈迷網絡最簡單粗暴的家庭做法是暴力。

孫宏艷在接受諮詢時聽說,曾有家長為了杜絕孩子玩游戲,上班前把電腦的鍵盤拔下來,帶著去上班。她還曾聽到一位媽媽談起,孩子馬上就要昇高三了,她打算把電腦裝進紙箱,貼上封條。

“對於沈迷游戲的孩子,要讓他從現實中找到內心的價值感、獲得感。”孫宏艷說。孫宏艷團隊調研中的另一則數據表明,沈迷游戲的孩子跟不沈迷的孩子對比,前者覺得自己被看不起的比例比後者高了20多個百分點。

喬號(化名)是北京市一所中學的歷史老師,他也有類似的看法:“沈迷游戲之中的孩子背後,多多少少都存在家庭交流方式的問題,可以理解為養育的缺失,孩子在家庭中缺乏自信感,容易通過游戲尋找自我。”

他觀察到一種現象:在小學在四五年級時,隨著學習難度提昇,沈迷游戲的孩子學習精力跟不上,學業上的成就感和自信感會迅速降低,但與此同時,這個階段其他同學已經慢慢養成了一個好的學習習慣,差距就逐漸顯現出來了。“有的孩子可能覺得自己游戲能力會超過他的同學,就從這裡獲得了一些成就感和自信。”

從教多年,金明曾做過一個試驗:他安排一個沈迷游戲孩子去做紀律委員,孩子性格孤僻,剛開始總是不好意思,不會表達,但班委是要到講臺去講班規的。堅持了一段時間,到了期末,這個孩子已經能上臺說很長一段話。小男孩個子高高的,會打籃球,“生活就慢慢變得陽光起來”。

金明也常在思考,在不同時代都會出現相應的電子產品,像“80年代”孩子喜歡看電視,“90年代”喜歡玩電腦,現在“00年代”的孩子喜歡玩手機。如何去提高孩子的自控力,如何去約束?“並不能因為這個東西出現了,只想著怎麼去控制它。”

而現在家長對孩子玩游戲基本有兩種管理方式:一種是采取簡單、粗暴的管理方式,比如,看到孩子用手機和iPad就沒收;另一種就是放任不管。

全國政協常委兼副秘書長、新教育實驗發起人朱永新認為這兩者都不可取。他建議,父母要與孩子建立良好的網絡使用規則,例如協商訂立“公約”,每天約定使用手機的時長,幫助孩子養成自我控制、自我管理的能力,或者父母親帶著孩子一起進行網絡學習。

此外他認為父母也要做好表率。不能在阻止孩子使用網絡的同時,自己卻在手機上耗費大量時間,甚至影響到每天對孩子的陪伴。“做到這一些,都需要以良好的家庭規則為基礎。”

8月30日,國家新聞出版署發布《關於進一步嚴格管理切實防止未成年人沈迷網絡游戲的通知》。正如通知中所寫:積極引導家庭、學校等社會各方面營造有利於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的良好環境,依法履行未成年人監護職責。

“家庭的回歸纔是讓孩子脫離游戲旋渦最好的‘良藥’。”金明說。(記者 楊潔、邱晨輝 實習生 孫少卿)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